主页 > 金太阳高手心水论坛 >

“最甜蜜柜台”两代人

  一九六三年,张秉贵与女儿张玉萍、儿子张朝和在家里合影。照片中这间面积只有十平方米左右的平房,儿子张朝和如今仍住在这里。

  二○一四年九月,在北京市百货大楼的张秉贵纪念馆里,张朝和与姐姐张玉萍在父亲的雕像前仿照当年老照片的姿势再次合影。

  走近百货大楼地下一层的糖果柜台,远远就能看到售货员脸上满溢的微笑。他身上的黑T恤上印着“贵er叔”,这是今年王府井百货最新推出的纪念版T恤。

  “贵er叔”是张秉贵,糖果柜台后的售货员,则是张秉贵最小的儿子张朝和。卖了15年糖果,张朝和至今仍喜欢用当年的称呼来形容他的岗位——最甜蜜的柜台。

  “我小的时候,别的地儿买不到的糖只有在这儿才能买到。” 张朝和拿出一张黑白照片骄傲地告诉记者,在他记忆里,父亲的柜台前,顾客就像海浪似的连绵不绝,一波退去又来一波;各种各样的糖果也在不停地运来,又不停地消失……

  计划经济时代,王府井百货是国家“充分供应”的商场,张秉贵所在的柜台则是全北京城糖果种类最丰富的地方,柜台足足有近50平方米的面积,位置也在“黄金地段”,就在百货大楼一层,正对着大门口。薄荷糖、奶糖、水果糖、话梅糖、酥糖、为数不多的冻巧克力……各种市面罕见的糖果让全国的顾客纷至沓来。

  为了让更多顾客满意而归,张秉贵苦练成了 “称重一抓准、算账一口清”的绝技。顾客要买多重的糖果,他一把抓下去,分量丝毫不差。哪怕顾客要买几种甚至十几种不同重量的糖果,他也能一边称糖一边心算。经常是顾客的话音刚落,他就能同步算出价格。

  别看张秉贵手脚不停,却永远笑容热情,服务周到,让每个顾客都心里暖洋洋的。这种服务精神后来被誉为“一团火”,成为新中国商业战线的一面旗帜。

  “父亲一直不让家人去他的柜台,说是没有时间理睬我们。” 在张朝和的记忆里,父亲张秉贵总是对客人抱着的孩子特别好。碰到孩子哭了,总会送给人家一颗单独包装的糖块,而自己家吃的都是1毛钱一斤买回来的“处理糖”,不是脏了就是碎了。

  初中时,张朝和和同学偷偷跑到百货大楼,看到了他一生难忘的情景——柜台里外围了三层人,最里层是排队买糖的客人,之外围着一层慕名而来的市民,踮着脚看父亲的绝技“称重一抓准、算账一口清”,而在商场二层,还有一层顾客趴在栏杆上伸头往下看。

  40秒,这是父亲平均招待一个客人的时间,张朝和曾经偷偷地算过,一天8小时的工作时间里,父亲要招待700多位客人。多年来,在春节、国庆这样的节假日里,家里总不见父亲的身影,直到上世纪80年代张秉贵退休后,每年节日里才算一家团圆。

  “那时候糖果早不是稀罕物了,路边的食杂店里随时都可以买到。”不过,重新恢复营业的糖果柜台依然受到大家的欢迎。受惠于父亲张秉贵的名气,不少曾经的老主顾再次来到柜台前,但已不再是为了那一口糖果带来的甜味,而是为了重温旧时光。

  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不会为了买糖果而专门跑到百货大楼了。几年前,糖果柜台从商场的一层搬到了地下一层的副食品区,柜台原来的位置则换成了时尚的化妆品。

  “父亲的柜台是舞台,而我的柜台是展台。”今天张朝和所在的“张秉贵柜组”,不再追求“一抓准”的技艺,但仍然完整保留着“一团火”的服务精神。老年人该吃什么糖果?儿童吃什么糖果最好?糖尿病人该吃什么糖果?巧克力里含多少维生素?“大白兔”有多少卡路里……时代不同了,这些关于糖果的新知识,张朝和全都如数家珍,能向不同需求的顾客“一口清”。

阅读本文的人还阅读:

饼干打败糖果成“一哥”

您对进口食品质量放心吗?挑选

哄孩子吃药谎称是糖果酿苦果

新年糖果销量明显增加 市民购

哈尔滨百年俄式糖果:甜蜜的“